2019年04月19日今天天气:  
(三)主观要件

从新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的文义上看,法条中没有故意之类的字眼,立法上没有要求滥用公司法人人格的行为应有主观目的。滥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法理的适用是否应具备主观条件的问题,在大陆法系一直存在着主观滥用说和客观滥用说之争。大多数学者认为,强调主观要件不符合社会的需要,应采用客观主义标准。

笔者认为,我国公司法采取了客观滥用说。因为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应视为是关于股东对公司债权人利益注意义务的规定,从而,只要公司股东有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行为,造成了债权人利益损害,应当推定他主观上是恶意的,违反了法定的注意义务。

(四)行为要件

行为要件是指滥用公司人格之行为。根据第一款的规定,股东权利之行使,必须有一定界限,超过正常界限而行使权利者,即为权利的滥用。公司法人人格之利用者必须实施了滥用公司法人人格之行为—“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这是高度抽象地规定。究竟何为滥用公司法人人格的行为逃避债务,需要司法实践确定。

综合各国实践,股东滥用公司人格的行为主要有三类:

1、利用公司人格规避契约义务之行为。具体表现为:

(1)负有契约上特定的不作为义务(如竞业禁止的义务)的当事人,为回避这一义务而设立新公司,或利用旧公司掩盖其真实行为。

(2)公司负有巨额债务,股东通过抽逃资金或解散该公司,再以原有的营业场所、董事会、从业人员等设立另一公司,以达到逃脱原来公司巨额债务之不当目的。

(3)利用公司人格对债权人进行诈欺以逃避合同义务。

2、利用公司人格回避法律义务。通常是指受强制性法律规范制约的特定主体,应承担作为或不作为之义务,但其利用新设公司或既存公司的独立人格,人为地改变了强制性法律规范的适用前提,达到规避法律义务的真正目的,从而使法律规范本来的目的落空。强制性法律规范一般是以调整社会整体利益为目的。当事人规避法律,使社会整体利益的调整难以实现,公平、正义的价值目标遭到破坏,有违公司法人制度之根本宗旨。行为人以公司名义从事不法行为(主要是实施一些欺诈行为),如以公司名义签订合同以骗取大量的预付款,并供个人挥霍浪费;再如为逃避债务,将应交付给债权人的标的物转卖给一个由债务人所控制的公司,并以原物已归公司为由拒不向债权人交付货物等。

3、公司人格混同

又称公司人格形骸化。实质上是指公司与股东完全混同,使公司成为股东的另一个自我,或成为其代理机构和工具,以至于形成股东即公司,公司即股东的情况。这在一人公司和母子公司表现得最为明显,其基本表征如下:

(1)财产混同。一方面表现在公司财产与股东财产在实际经营上的混同,另一方面表现在公司与股东或一公司与他公司利益一体化上。如子公司以一种“不公平的方式”运作,母子公司之间的交易利润积累于母公司而损失留存于子公司。这都违背了资本维持和资本不变原则,进而影响公司对外承担责任的物质基础。
    (2)
业务混同。即一公司完全为另一公司的利益需要而进行的交易活动、交易行为、交易方式、交易价格等,使交易方无法分清是公司还是股东的交易行为,从而剥夺了公司的利益机会。

(3)组织机构混同。如“一套班子两块牌子”人员的兼任,无视公司的法律形式不召开股东会议等。

(4)人格混同。如子公司一直被视为母公司的一部分,如“分部”或“地区办事处”,而不是一个子公司。控制与被控制是母子公司关系的基本特征,它意味着法人股东不会放弃对公司财产的直接支配权。就其实质来说,相对母公司而言,子公司实为股东为法人而非自然人的“一人公司”。

简言之,股东滥用公司法人人格回避契约义务、法律义务,公司资本严重不足,虚伪表述或诈欺,财产、业务、人事等的混同,支配股东的过度控制等。该控制客观上应当达到已使公司达到丧失独立人格的程度,否则不能适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因为现代社会中的公司必然或多或少的受到股东控制和操纵,特别是一人公司和母子公司场合,股东对公司的控制成为一种法律事实。因此,涉及滥用公司法人人格和公司法人形骸化的场合,仍应以小心翼翼地维持公司的有限责任为基础,一般不能在仅存在其中一种情形时,就轻率地否认公司法人人格,只有在存在多种滥用公司人格或公司形骸化的情形,具有很高的盖然性的情况下,才能作出否认公司法人人格的判断。

()客观上造成了严重损害

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宗旨在于平衡股东与公司外部债权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将风险合理的分配于此二者之间,实现一种利益平衡体系。如果公司法人人格被滥用,势必使公司法人人格合理利用状况下原本应该平衡的利益体系被打破,造成利益失衡,当这种失衡达到一定程度时,就可能导致公司债权人受到伤害,所以需要通过公司法人人格否认来追究滥用公司法人人格的股东的责任,实现一种利益补偿。但在股东行为与公司人格独立相悖的情形,若没有造成公司外部债权人的利益损害,则不应主张否认公司法人人格。对于公司债权人来讲,其关注的只是自己损失的补偿问题,而并非对股东的制裁问题。只有当债权人利益因股东滥用公司控制权从事不法行为受到严重损害时,才能否认公司法人人格,对债权人予以必要的救济。

这里强调的不是普通的损害,而是应当达到严重程度时,才可以适用法人人格否认规则。何谓严重,应当理解为公司债权人的债权不能通过公司自身的财产获得清偿,若不运用公司法人人格否认规则,债权人的损失便得不到弥补。因此,“严重”这一限定词意味着即使控制股东滥用公司人格于不当目的,并且公司债权人因此受到损害,但只要公司有足够财产弥补债权人的损失,公司债权人就不得提起揭开公司面纱之诉。这种理解是符合我国司法实践的。[]

(六)因果关系

债权人利益的严重受损的事实与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人格新午,被告人张某某以配防盗门钥匙为由,借用樊某某的一串钥匙,然后私自配了其中的汽车钥匙。当天晚上21时许,张某某到南宁市斯壮大厦停车场,用偷配的汽车钥匙将樊某某停放在该处的深圳某公司南宁分公司的一辆车牌号为粤B××的东南得利卡汽车开走。

张某某将车开走后,载着女友到南宁机场方向的公路游玩。张某某虽然有驾驶证,但平时很少有机会开车,驾驶经验很少。因此,当其把车辆往回开并开到南宁市江南路亭洪岗时,因交通信号灯红灯亮起需要停车,但由于车速过快,张某某采取的措施不当,在紧急刹车时误把油门控制板当刹车踩,导致其驾驶的东南得利卡汽车撞到前方的一辆东风雪铁龙轿车,该轿车被撞后又撞向前方的一辆公共汽车,造成一起连环撞车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交警到现场制作了调解书,张某某承担全部责任,张某某在调解书上签了字,撞坏的汽车被拖到了修理厂。经鉴定,在这起交通事故中东南得利卡汽车经济损失6044元,东风雪铁龙轿车经济损失19233元。

因粤B××的车主找不到车以为被盗,报案到公安机关。事故发生后第二天,张某某因害怕而逃跑,在逃至北海市时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并移送南宁市公安机关。南宁市公安机关以涉嫌犯盗窃罪逮捕了张某某,后移送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

 

     二、关于张某定罪量刑的分歧意见

对张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或构成何种犯罪以及犯罪数额如何认定等,有以下几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张某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某某的行为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张某某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也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辩护人主张这种辩护意见,并为被告人作无罪辩护。

 

三、法院判决

张某某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法院采纳了辩护人的部分辩护意见。

 

四、律师辩护心得

第一,笔者认为张某某的行为不构成盗窃罪。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多次盗窃公私财物的行为。盗窃罪要求行为人主观方面出自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本案中张某某的行为,从主观方面来看,不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直接故意,张某某偷开机动车游玩,是一种“非法使用”的目的。所以上述第一种意见不能成立。

第二,笔者认为张某某行为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的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是指故意毁灭或者损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按照我国刑法学犯罪构成的理论,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1.行为人实施了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所采用的方式主要是毁灭和损坏。如果用放火、爆炸等危险方法毁坏公私财物,而且足以危及公共安全的,则应以放火罪、爆炸罪等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同时,故意毁坏公私财物必须达到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程度。如果情节轻微或者数额较小,不构成犯罪。“其他严重情节一般是指以下几种情况:毁灭重要财物或者物品的;造成严重后果的;动机和手段特别恶劣的等。

    2.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侵犯对象是各种公私财物。但是破坏某些特定的公私财物,则不能以毁坏公私财物罪论处,例如,故意毁坏使用中的交通设备、交通工具、电力煤气、易燃易爆设备,危害公共安全的,以危害公共安全罪中的有关犯罪论处;故意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破坏生产经营的,以破坏生产经营罪论处。

3.从犯罪主观方面讲,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主观上必须是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同时,犯罪目的只是毁坏公私财物,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这也是本罪与其他侵犯财产罪的本质区别。过失毁坏公私财物的,不构成本罪。在本案中,张某某偷开他人机动车是为了带女友去玩,其目的是非法使用,主观上没有毁坏公私财物的故意,使用完后就把车开回原处,事实上他也是在把车开回原处的路上发生的交通事故。因此,从犯罪构成的理论上说,张某某有盗开的故意没有毁坏的故意,张某某的行为不构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

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十二条第(四)项规定“为练习开车、游乐等目的,多次偷开机动车辆,并将机动车辆丢失的,以盗窃罪定罪处罚;在偷开机动车辆过程中发生交通肇事构成犯罪,又构成其他罪的,应当以交通肇事罪和其他罪实行数罪并罚;偷开机动车辆造成车辆损坏的,按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偶尔偷开机动车辆,情节轻微的,可以不认为是犯罪”。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以行为的后果推理行为的动机,即如果盗开机动车造成机动车辆丢失了的,就是盗窃;如果盗开机动车造成机动车辆损坏了的,就是故意毁坏财物;如果盗开机动车辆不丢失、不损坏,情节轻微的,也就不构成犯罪。这种观点,并未考虑犯罪主观方面,在司法实践中造成适用方面的许多困难。

2003年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就承办过这样的案件:被告人王某以练习开车为目的,盗开他人的机动车辆,在车辆的汽油耗尽时就将车辆丢弃,而且用同样的方法盗开了十几辆机动车。对王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盗窃罪,争议发生在如何理解“丢失”的问题。但“丢失”在司法解释中并没有明确定义。王某盗开后丢弃的机动车很快都被失主或公安机关找回,能否算是“丢失”?很难取得一致意见,法律又无明文规定。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经请示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后,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另作治安案件处理,不作犯罪起诉。

同样道理,在本案中,张某某盗开的机动车由于交通事故造成了“损坏”,“损坏”在司法解释中也没有明确是故意“损坏”还是过失“损坏”。如果盗开后被打劫造成“损坏”,是否应当按照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的故意毁坏财物罪处罚?我们知道,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坏”是过失行为造成的损坏,而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的罪是“故意”才能构成的。故意与过失是两个相对立的心理状态。所以,笔者认为张某某行为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法院的判决值得商榷。

第三,如果认定张某某的行为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那么对其“损坏”的财物的数额又如何计算?

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的故意毁坏财物罪,要求有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才能构成。因此,对数额的认定就会产生罪轻与罪重、甚至罪与非罪的界限问题。在本案中,由于发生交通事故,张某某不但把自己盗开的机动车辆撞坏了,还把别人的车辆也撞坏了,如果单计算被盗开车辆的损失,张某某的罪就轻,如果把被盗开车辆的损失和撞坏的他人车辆的损失都计算为“车辆”损坏的损失,张某某就会因为数额达到巨大而被判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所以如何理解“车辆”的范围和如何计算数额相当关键。

为此,本人在辩护时提出,司法解释“偷开机动车辆造成车辆损坏的”中的“车辆”应仅限于被告人盗开的“车辆”,不应当包括被撞坏的其它车辆。因为:

1)、造成其它车辆损坏是被告人盗开时无法预见的;

2)、在本案中,由于交通事故造成其它车辆的损坏是过失造成的而不是故意造成的,如果将其损失计入本案数额与本案罪名的要求相悖;

3)假设张某某撞到的不是车辆而是其它财物,其损失能计入吗?

4)、被撞车辆上的人员伤亡损失能计入车辆损失吗?显然不能。值得一提的是,本案公诉机关在起诉时把被撞车辆损失计入定罪量刑的数额,但法院判决时采纳了辩护人的意见,未将其它车辆的损失计入。

 

        作者简介:黄庆坤律师,1994年开始在远东律师事务所从事律师工作。擅长处理合同、侵权索赔、金融、税务、企业改制、以及刑事辩护等法律事务。 

版权所有 ?2000-2014远东律师事务所
地址:南宁市金湖路63号
电话:0771-5511820 传真:0771-5511887  
投诉电话:0771-5509062 联系人:翁丰华 EMAIL:yd-ls@163.com  桂ICP备05004182号
w:LsdException Locked="false" Priority="60" SemiHidden="false" UnhideWhenUsed="false" Name="Light Shading Accent 5" /> C公司签订《商品混凝土销售合同》,约定由C公司向其分包工程供应混凝土。之后,C公司陆续运了总计800多万元的混凝土到工地,B公司最后还欠150多万元未付。

20071月, C公司找到挂靠人黄某协商,黄某以其个人名义向C公司出具了一张欠条。同时,A公司的项目部和B公司共同出具了一份《保证书》,内容为:B公司承诺在2个月内还清150多万元货款,A公司项目部作为保证人担保,如B公司不履行承诺,那么项目部支付所欠货款并承担所有合同经济责任。之后,B公司和黄某仍然分文未付。

20086月,C公司向法院起诉,要求B公司和黄某支付所欠的150多万元货款和违约金90多万元、A公司对此欠款承担连带付款责任。

2、庭审情况和法院判决: